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求职招聘 > 正文
最低工资标准不能没有“最低”
2020-11-16 19:39:19

   据报道,4月24日,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工资研究所所长苏海南表示,“假如是按照国际上通用的方法——社会平均工资法,即月最低工资一般是月平均工资的40%—60%的话,目前没有任何一个省份达到这个要求。”

  这是一个可以预料的事实,因为我国劳动力成本之低廉“享誉”全球;这又是一个让人不能接受的事实,因为“社会平均工资法”在所有的省市区陷入了名存实亡的尴尬。

  更让人窒息的是,“最低工资不光是低的问题,而且区域差距比较大,有的地方多年也没有调整过。”当GDP增长被一次又一次高调渲染时,多年没调整的最低工资带给我们的不止是一声叹息。最低工资的现状,隐喻了劳动者权利极不充分的事实。因为许多劳动者根本不知道最低工资的标准,遑论争取自身权利。

  《中国经济周刊》在采访中发现,农民工以及的低收入从业者,90%不了解最低工资标准是多少。其实,农民工知道了最低工资标准又能如何?他们敢于和雇主在谈判桌前话语交锋吗?他们有足够的博弈力量促使雇主恪守规则吗?“农民工吃剩饭、爆料者被解雇”的新闻,使我们深深体会到农民工的生存无奈和权利卑微。

  不合理的最低工资继续存在下去,将导致何种后果,不言而喻。正如有识之士指出,小而言之,劳动力必然失去许多技术培训和再教育的机会,且生活保障度低;大而言之,由于技术人才缺乏,恶性循环将导致产品的技术落后,国际竞争力下降。这是从技术层面而言的,它的更大隐患在于,社会收入结构的不合理将会使贫富悬殊日趋突出,低收入者的心理落差在一点一点地拉大。在这种情势下,低收入者要么“安贫乐道”,要么求助于不健康的发泄渠道。社会纷攘,前者难以做到,而后者则很可怕。

  因此,必须改变“社会平均工资法”名存实亡的现状,尽管这非常艰难。显然,如果要改变,就必须提高劳动者的话语权。

  否则,可以断言,如果工资由老板来定,那就一定是最低的工资;如果仅仅制定出“最低工资标准”而缺乏监管措施,“最低工资标准”就难免成为一纸空文。

  最低工资标准,原本就是为了保障劳动者的正常权利而设的,可如今他们大多不知道,甚至知道了也无力捍卫,这是多么悲怆的现实。


松鼠教育 http://zz.mnw.cn/zh/jy/2270912.html
相关新闻
八岔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