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男主角是洛安安女主角是慕寒谦的小说阅读-慕先生他非要宠我小说
2021-02-16 13:57:51
慕先生他非要宠我第12章 白学

智商永远持续掉线,说话永远必须说漏几句。

而且,前期这个陶菲仪也是相当的不清楚自己的实力,总是屡败屡战。

“洛安安”本人也是相当的“任人唯贤”,能够坚持相信陶菲仪,把所有的任务都派给她。

陶菲仪面对“洛安安”信任,一直挺到最后,几次都没被洛清清策反。

或许,她也真的想帮“洛安安”干掉洛清清,但奈何……

脑:你可以的!

手:不,你不想!

洛安安接过了陶菲仪递过来的水,稍稍喝了一点。

从前,麦姐为了她在拍戏的时候,可以维持更好的状态,每天都会为她制定营养餐,喝的水都是营养师特别为她改良的。

但这个“洛安安”不一样。

她压根没把心思放在拍戏上,总是只想着追男人和搞事情给女主做陪衬,尽心竭力的做好一个恶毒女配的本职工作,所以对演戏这方面都十分的随意。

喝着陶菲仪递过来的水,洛安安忽的有点想念麦姐了。

也不知道,她在那边嗝屁了之后,麦姐怎么样了,是不是又另谋新欢了。

洛安安握着水杯,心底溢出一抹伤感,转眸看了一眼陶菲仪,示意道,“谢谢。”

天知道她要在这个世界呆多久……

也不知道那个世界的粉丝在知道她没了之后,会不会为她伤心一下,也好让洛安安感觉自己没有白活一次。

看着洛安安怔忪出神的表情,陶菲仪凑到了洛安安的跟前,压低了声音,满是惊讶的说,“洛洛,我怎么看着好像你们从医院回来之后,路云南的态度像是对你一百八十度的变了!”

洛安安闻言,伸手扶额。

连陶菲仪都已经看出来路云南的不正常了……

思及此,洛安安还是忍不住看向了陶菲仪,满脸狐疑的看向了她,蹙眉道,“那你觉得我自从从医院回来之后,是不是有哪里变了,才可以吸引男主,啊呸,路云南回心转意?”

“啊?”陶菲仪愣住了,像是没反应过来。

洛安安深吸了一口气,用手比划了一下,极其委婉道,“我想知道,我就想知道他到底突然看上了我什么……我好立刻改,不不不,我是想说,我好继续发扬光大一下,好让他更加爱我!”

陶菲仪闻言,凝重的点了点头,伸手托腮,仿佛真的开始认真思考了起来,思索了许久,她又上下打量了一眼洛安安,“洛洛,如果说这次你从医院回来之后,我觉得你比之前更加成熟了!”

“成熟?”洛安安微微颔首,却又不解,“何以见得?”

“以前你的脑子里想的都是干掉洛清清,从来不会考虑路云南是不是爱你,见到路云南就是倒贴!也不管路云南要不要你倒贴……可洛洛,毕竟,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追男人,你当然也要先从男人下手啊!”陶菲仪顿时中肯道。

洛安安,“额……”

你还不如直接说,我以前么得脑子,现在终于想起来把脑子给安上了。

陶菲仪看着洛安安颇为失望的表情,顿时欣慰的拍了拍洛安安的肩膀,“果然深得我的真传!洛洛,你不要怕,不要灰心,你对路云南的感情,我都看在眼里,我一定会帮你追到他的!”

洛安安抬手,蹙眉看着陶菲仪信誓旦旦的表情,张了张嘴巴,最终什么都没说的出来。

算了,随她去吧。

……

午休之后,陶菲仪就过来跟洛安安说,看到了钟文文和洛清清前后脚去了路云南的化妆间了。

“真的吗!”

洛安安放下了盒饭,激动了。

说起来,其实原著中,路云南和钟文文,还有一层青梅竹马的关系。

只是,小时候的钟文文虽然对路云南抱有一丝丝的好感。

但碍于他毫无背景,所以毅然投入了陆汉文这个备胎的怀抱。

现在,她都已经知道了路云南才是陆家的正牌继承人,对路云南的渴望又熊熊燃起,感情愈发的强烈了起来。

洛安安心道,这当下岂不是要成洛清清和钟文文的白学现场!

原配青梅和天降女友!

刺激!

女主要跟恶毒女配就要撕逼了,洛安安居然有一丝丝的想去现场观摩。

“她们俩去了路云南的化妆间,洛洛,你这么开心干什么啊?”陶菲仪仿佛很不理解。

洛安安愣住了,歪头看陶菲仪,唇角忍不住上扬,“我有很开心吗?我明明就很……愤怒啊!”

陶菲仪,“额……”

……

不过,洛安安和陶菲仪去的晚了。

她们到的时候,洛清清已经完美处理好了钟文文的套。

洛安安回忆起来了。

这里应该是原著中,钟文文设计陷害洛清清偷了剧组里面珠宝。

然后,他们两个人就在路云南的面前撕了起来。

可洛清清手握剧本,技高一筹。

早就在钟文文栽赃陷害她之前,让导演用假珠宝换了真的珠宝。

钟文文非但没有陷害成功洛清清,反而还被路云南鄙视嫌弃了。

要是洛安安没有记错的话,现在那套点翠的珠宝,就在导演放在角落里的那只毫不起眼的银色行李箱里,等待着等下闪亮亮相。

就在大家看完了闹剧,要散场的时候,导演却喊了出来。

他在自己的行李箱里翻了半天,满是狐疑道,“不好了,真的那套点翠珠宝真的没了!”

于是,好几个工作人员都朝着导演围了过去,查看起了现场。

洛安安大约知道这套点翠的饰品,这是剧组为了演出效果,从一位收藏家那里借过来的。

因为现在点翠工艺已经不多见了,所以十分珍贵,且价值不菲。

要是这套珠宝真的找不到了,怕是不好收拾。

就在一群人围着讨论的时候,路云南一步走到了洛安安的跟前,“安安!”

洛安安这个时候,才回头瞧了一眼路云南,点点头,小心翼翼道,“有事么?”

路云南脸上还挂着腼腆的笑容,极其认真道,“安安,刚刚在化妆间里面的事情,你千万不要误会……”


教育保险 https://www.xiaobaoonline.com/anxinbao
相关新闻
八岔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