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血色诅咒精彩章节试读(黄岩仓兰)
2020-11-19 20:19:18

主人公是黄岩仓兰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火热的小说,小说书名是《》,这里提供黄岩仓兰小说精彩章节试读。我连忙紧紧捂着自已的嘴,这个时候恨不得给自已一巴掌。

内容精选:

我连忙紧紧捂着自已的嘴,这个时候恨不得给自已一巴掌。

整个世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我能够感觉到现在,就是现在,在这个破木箱之外有无数双眼睛正在紧盯着我!

这个时候你让我去冲锋陷阵我不怕,但是现在我面对的根本不是人!

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惧将我完全笼罩住!这种安静太可怕,安静到让人要发疯!

很可能就在下一秒钟,木箱就会被打开!我就会面对那些似人非人的东西!

也许我也会和那条被掏空了内脏挂在墙上的土狗一样,被活生生的掏空了内脏!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那条土狗临死前眼中的恐惧是因为什么了!

因为现在我的心情就和它临死前一样!

而就在我因为极度惊恐开始胡思乱想的时候,这时几声微弱但却无比清晰的“嘶嘶”声从破木箱子外面传来。

我大脑“嗡”的一下,想起有人曾说过山里得了道行的野仙可以通过人的呼吸声嗅出生人的味道。

我连忙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喘一声,生怕被外面的东西嗅出了味道。

也许自己还能逃过一劫!

一秒,两秒……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这种无比惊悚诡异的环境下,对于一个大活人来说简直是度日如年!

约莫过了一两分钟的时间,但对于我来说仿佛是熬过了好几个世纪。

此刻我只觉得自己面部赤红,就像是着起了火来一样。大脑也开始有些模糊了,憋气两分钟几乎是我能够忍受的极限了!

而就在我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外面吹吹打打,咿咿呀呀的吹唱声再次传来,破木箱子也再次一晃像是又被抬了起来。

我连忙大口的呼了几口气,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我可以肯定刚才外面的这些东西分明已经发现了自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它们并没有打开箱子。

但是现在我的处境并没有变的多么好,因为不知道自己现在要被这些东西带到哪里?

或许一旦到了地方,我就再也回不到原来的世界,而是会被永远的留在这里了!

可是理智告诉我,现在我绝对不能冒然逃跑,如果那样的话用不着等到地方我就会被活生生掏空内脏,然后像是挂腊肠一样被倒挂起来。

用不了多久我的尸体就会慢慢风干,也许会成为这些东西在漫长冬季里的粮食。

想到这里我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也许这是这个世界上我能够想象到的最恐怖的死法。

所以我绝对不能轻举妄动,我要等待一个机会,一个逃走几率最大的机会!

就这样一路又吹又唱中,我在漆黑一片的木箱子里也被抬着走了一路。就像一只被捕获的猎物被猎人抬回营地的感觉一样,只不过这一次的猎物是我自己。

这短短的一段路程对于我来说却如同在水火中煎熬一般,整个过程中我完全处在高度紧张当中。

这一天一夜中发生的一切就像放电影一样在我的脑海里不断的重复着。

诡异的翻车,古怪的山村老屋,莫名其妙的全体始终,再到现在发生的一幕,成了精怪的黄鼠狼竟然在迎亲,而我居然被抬着就在这支迎亲的队伍当中!

我越想我越觉得这一切太荒唐,简直就是不可能发生的,完全颠覆了我的世界观!

我甚至有一种身处在恐怖电影中的感觉,也许这就是自己做的一个梦,等自己醒了一切就会消失。

但是耳边诡异的吹唱声却那么清晰的提醒着我,这一切是真的,不是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吹唱声渐渐静了下来。

“嘭!”而这时我感觉到身体一沉,我藏身的破木箱子也被放了下来,但是我的心也再一次被提了起来!

我知道,这是到地方了!

“咔,咔!”这个时候箱子上盖子似乎开始被人从外面慢慢的挪动,我紧紧握着手里的手电筒,一颗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

我知道外面的根本不是什么人!

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拼死一搏或许还能有些生机!

“吱呀~”终于伴随着一声沉重的吱呀声,盖子被一点点打了开来。

我提着那口气,“嘭!”的一声,猛的推开了盖子,大喊一声“啊!”整个人一下子便跃了出来。

而就在我跃出木箱的那一刻,我看到这哪里是什么人啊,满屋子分明是一个个体型硕大披着人穿的袍子的黄鼠狼!

而刚才我藏身的箱子哪里是什么箱子,却是一口掉了漆的破旧棺材!

不过此时这些黄鼠狼似乎是被我突然这一跃吓到了,整个“新房”内一团乱,有些道行浅的黄鼠狼正嗷嗷的满地乱窜。

“嘭!”我双腿一落地就是一滚连忙站了起来!我哪敢多留,趁着这个空档连忙夺门而出,拼了命似的朝着外面狂奔而去!

而就在我趁乱夺门而出的同时我听到身后的小房子内一阵乱叫,显然是它们已经发现我逃了。

我真是连吃奶的力气都拿出来了,发了疯的一般顺着街道向前狂奔!

我这辈子被狗撵过,被大鹅追过,这还是头一次被成了气候的黄鼠狼撵!

我只感觉风一个劲的从我的耳边向后刮去,刮得我脸生疼!

这辈子我特么就没跑过这么快!前面就算是博尔特我感觉自己都能撵上!

一路狂奔中,我一直感觉有无数的哭喊声在我耳边萦绕,那哭声撕心裂肺,让我不敢停下脚步。

但是虽然我的速已经到了自己的极限,可身后那鬼哭狼嚎一般的声音更快,我感觉背后一阵的发凉,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被这些东西追上!

我刚才砸了人家的“婚礼”,一旦要是被追上肯定摆脱不了被做成腊肉的结局。

怎么办!怎么办!我一个二十好几的老爷们这个时候竟然都想要哭了!

“老子就算是自己了解也绝不会落在你们这些东西的手里!”我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一旦被追上我就先一头撞死!

“呼!”而就在这时我猛地看到就在街道拐角处站着一个人影!

“是他!”我一下子就认出来,正是那个引我掉入雪窝子的那个身影!

而就在我看到他的那一刻只见他身形一晃一下子拐进了街角。

他到底是谁?难道是再告诉我跟着他跑吗?

我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智能电子琴 https://www.casio.com.cn/emi/lk.html
相关新闻
八岔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