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陈阳林悦溪我的女婿有点狂小说精彩试读
2020-10-11 13:59:00
我的女婿有点狂第9章 那么想离婚?

“你是谁?为什么要给你面子?!”

刘大勇一句话,如同惊雷般,炸得在场众人目瞪口呆。

现在的刘大勇变了个人似的,不再和和气气,大老板的架子十足。一句话更是让杨文杰无地自容,那表情就跟吃了屎似的,难受得说不出话。

最感到不可思议的就是林悦溪一家了,他们一直认为,刘大勇之所以先前答应合作,完全是看在杨文杰的面子上,但现在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张萍忍不住道:“刘董,您什么意思啊,您不是看在文杰的份上才答应我们合作的吗?”

“对啊”林悦溪脑子有点空白,傻傻的点头。

刘大勇瞅了一眼杨文杰,冷笑道:“你们真是奇怪,我为什么要给他面子?我认识他吗?”

“怎么不认识,那晚在我生日宴,你不是看了他名片,打算和他交朋友吗?”张萍哑然道。

“大姐,你说得也太离谱了吧。”刘大勇被逗笑了:“那张名片我压根就没看,我在社会打拼那么多年,什么样的人物没见过?”

“合着你以为我看了他名片,就要巴结他?请问他是谁?比尔盖茨的儿子吗?真是搞笑!!”

这一席话,让所有人都脸色异常难堪,刘大勇身边的助理,更是没忍住掩嘴笑出了声,这群人可真逗啊。

林悦溪这一家可真感到羞愧难当,这误会可太大了,关键是丢人啊,尤其是林家荣夫妇,觉得都这把年纪了,还闹出这种笑话,实在是不应该。

想到这,两人不禁看向了杨文杰,心里难免有一点怨言,这孩子也真是的,那晚一点可不谦虚,才导致了他们所有人都产生了错觉。

“刘董,您说这话什么意思?我杨文杰也没有那么不堪吧?!”

杨文杰觉得颜面尽失,看见林家荣夫妇看自己的眼神时,他知道自己肯定要站出来了,可不想在他们心里建立起来威武优秀的形象,受到影响。

“我没什么意思,确实不认识你,也没兴趣认识你。”刘大勇一句话就把杨文杰顶了回去,让他无言以对。

‘曹尼玛的老东西!\\’他在桌子底下,暗暗握着拳头,只能回头再和林悦溪他们解释了。

现场的气氛,一度陷入尴尬,正当刘大勇打算起身的时候。林悦溪总算缓过来神,急忙道:“刘董,您为什么一定要和陈阳谈?”

“因为是他主动来找我,我才答应和你们合作的,如果没有他这个担保人,我无法相信你们。”他回道。

“是陈阳先去找你的?”林悦溪忽然想到那天,他们去世纪集团的时候,刚好撞见陈阳从里面出来,原来那家伙不是去应聘的。

好一个陈阳,你居然敢耍我!

其他人也是再一次被惊住了,没想到这合作是陈阳去谈成的?他是怎么做到的?

尤其是张萍和林家荣,在他们眼里,这个倒插门可是彻头彻尾的废物,这么大的项目,他是怎么谈下来的?

“刘董,不好意思,我实在是好奇。”林悦溪苦笑道:“为何我去找你,你都不肯见我,却愿意答应陈阳呢?”

刘大勇稍愣,暗叹口气,之前陈阳嘱咐过他,不能透露他的身份,其实也可以理解,陈阳过去虽然辉煌,可也充满了辛酸和悲哀。

“前段时间,我家保姆带我儿子出去玩时,遇到了人贩子,恰好被陈阳帮忙给救了,所以我愿意给他这个面子。”他随便找了个借口。

“原来是这样,我说上回生日宴,你怎么还帮我们买单呢。”张萍和林家荣恍悟道。

“我说得已经够多了,这份合约到底还签不签?”刘大勇不耐烦道。

“签,当然签。”林家荣急忙道:“悦溪,赶紧给陈阳打电话,让他马上过来。”

这个项目能改变他们一家人的命运,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把握住的。林悦溪点点头,拨通了陈阳的电话。

陈阳此时刚刚把他的烤炉拉到单元楼下,接到林悦溪的电话,他有点惊讶,但还是答应了下来,把烤炉放到楼梯间,便打车来到他的公司。

“行啊,陈阳,你这个废物今天可算是把大家惊着了。”周思雨站在门口迎接,见陈阳走过来,忍不住调侃道。

她一直把陈阳当吃软饭的废物,可她是林悦溪的好闺蜜,处处替她着想,陈阳这次确实给公司帮了大忙,所以今天看他格外顺眼。

“什么?”

“别装了,刘董亲自指定要你过来才肯签约,赶紧进去吧。”

周思雨把他带到会议室,刚走进去,陈阳就被所有人直勾勾的盯着,眼光各有不一,但和之前有了不少的变化。

“今天真是让他出风头了,陈阳,有你的啊。”杨文杰恨恨的想着。

林悦溪掩藏内心所想,毕竟除了父母杨文杰,其他人并不知道他们真实的婚约关系,在他们看来,两人是合法夫妻。她笑道:“陈阳你来了。”

“陈兄弟,你总算来了,再不来差点闹出了误会。”刘大勇起身上前握住陈阳的手笑道。

看见他对陈阳的态度,张萍和林家荣不禁有些愣神。

陈阳的到来,使得气氛好了不少,合同也顺利签了下来。

当刘大勇放下笔的那一刻,林悦溪一家三口几乎同时松了口气。

“刘董,我们肯定会合作得很愉快的。”林悦溪朝刘大勇伸出手高兴道。

“林总,我可是看在你老公担保的份上,才答应签约的,您千万别让我失望啊,否则我可让陈阳这个担保人负责。”刘大勇开玩笑道。

“呵呵,您放心吧,以后贵公司的项目,我亲自跟进。”她笑道,感激的看了一眼陈阳,不管如何,他确实帮自己度过了难关。

“好,我期待你们的表现,那我就先走了,公司事多着呢。”刘大勇带着助理秘书走了出去。

“陈阳,赶紧送送。”张萍急忙说道。陈阳还是第一次听到她这么友善的叫自己。

从公司出来,陈阳拿出一包软白沙递给刘大勇,自个也点了一根,道:“怎么回事?还亲自让我过来一趟。”

刘大勇也不嫌弃,接过烟点上道:“这一家子什么玩意啊,我实在是气不过。”

他把刚才的经过说了出来,听完陈阳无奈的笑了笑,说没事,已经习惯了,你不用在意这些。

“兄弟,我这是替你不值啊,你为啥要受这份窝囊气,真不打算来帮我?”刘大勇郁闷道。

“这是我选择的路,我能接受,你回去忙吧。”他摆摆手。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旁边的美女秘书,忍不住疑惑道:“刘董,我看他没什么特别的呀,为何这么看得起他?”

“你懂什么,他是个让所有人肃然起敬的男人,可惜,造化弄人啊。”

刘大勇摇摇头,也上车走了。

会议室里,杨文杰见林悦溪他们一家沉浸在喜悦里,适时的站起来和他们解释刚才的尴尬。

“文杰啊,不用道歉,我们都知道你是什么人。”张萍安慰道:“其实就是个小误会而已,不值一提。”

见没有外人在,她接着笑道:“至于陈阳只不过是走了狗屎运,恰好救了刘董的孩子,人家才卖他一个人情。”

“他那个窝囊废,还是没有真本事,和你根本比不了,所以你也别往心里去,阿姨支持你追悦溪噢。”

杨文杰舒服了不少,会心一笑,知道得到她父母的认可,那就好办多了。

“阿姨气度果然不同,看问题透彻。悦溪,合同签下你也该放心吧,晚上我请你吃饭庆祝一下。”

林悦溪稍愣,忽然想到那晚陈阳说的话,确实在没离婚前,自己还是站在他的角度考虑一下,便回道:“谢谢你文杰,不过还是算了,我想先把工作弄好,吃饭改天吧,你公司那么忙,也早点回去。”

说完她走了出去,杨文杰有些失望的吐了口气,难道她怪自己吗?

“这孩子,工作还差吃顿饭的时间啊。”张萍不满道:“文杰没事啊,回家我再好好说她。”

“没事阿姨,现在悦溪确实工作比较重要,我理解她。”杨文杰善解人意道。

张萍和林家荣暗暗点头,这孩子真是懂事,确实比陈阳那个窝囊废强多了。

下午陈阳一直在外面找房子租,因为干起烧烤摊,还得有地方整理食材这些东西,以张萍那性格,自己若是把食材拿回家里弄,估计别想安生了。

把房子搞定后,他才满意的回家。

“回来了,今天怎么没做晚饭?!”

刚进屋就看见张萍和林家荣冷着脸在客厅。

“有点事耽误了,我这就去做。”陈阳往厨房走。

“站住,指望你我们一家都要饿死了。”张萍气道:“滚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陈阳皱了皱眉头,他知道张萍更年期不讲理,但没想到无情到这个地步。今天才帮她家签下那么大的合同,说改变了他们一家的命运也不为过。可现在一句感谢都没有,还对自己横眉竖眼的,即便他有心忍耐,也开始不爽了起来。

“你想说什么?!”

“呵,没错,今天你是帮了我们一家大忙。”张萍哼道:“但别以为我们就该对你感恩戴德,说白了人家也只是卖你个人情而已,说到底你还是个没用的废物。”

“你在我家白吃白住那么久,悦溪每个月还给你钱花,你做这些也是理所应当。所以我警告你,以后在外面别再给外人说你和悦溪的关系,你不嫌丢人,我都嫌磕碜。”

“将来你们要离婚的,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蠢货。”林家荣也跟着骂道:“你想以后所有人都知道悦溪是个离过婚的女人吗?”

“”

陈阳觉得他们简直不可理喻,但他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懒得解释,所以只是点头不语。走回了房间。

“他爸,赶紧去开瓶酒庆祝一下,等他们知道悦溪签下了那么大的合同,估计脸都被气绿了吧,哈哈,想想我就开心。”

教训完陈阳,张萍想到今天的事,还是不由自主的高兴起来。

陈阳在房间里洗完澡,躺在床上不由想起了那天遇到的夏悠然,拿出钱包里他和秦素的合照,不禁露出了温柔的笑意。

‘素素,你们真的太像了。这是老天知道我太想你,所以才让她出现吗?\\’

“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这时林悦溪走了进来,陈阳收起心神,瞅了一眼她身上的黑色吊带睡裙,不得不承认,她是个标准的大美人,难怪杨文杰那么优秀的海归,刚回来就在她身上下足了功夫。

“没什么,有事吗?”陈阳收起钱包,平静的看着他。

“我-特意过来和你道谢的,今天的事多亏你了,谢谢。”林悦溪感激道,她是个明事理的人,这点倒是和她父母差别很大。

“嗯,还有事吗?”他冷淡道。

林悦溪欲言又止,心想亏我还对你这么温柔,你就用这种态度和我说话?可这些话,她觉得说出来挺奇怪的,所以故作不介意,接着道:

“你帮了我那么大忙,按理说我该给你提成的,暑假准备结束了,你不是说过你弟弟妹妹马上高中了吗?学费多少钱,我替你出了。”

陈阳心里一暖,淡笑道:“不用了,学费的事情我解决了,对了,明天开始我要出去挣钱了。”

“你找到工作了?这是好事啊,是去刘老板的公司吗?”她惊讶道。

“不是,你就别管了,这是我的事。”陈阳摇摇头。

“哦-”她抿了抿嘴唇,接着道:“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帮我?我-我爸妈那样对你,换作是我,肯定巴不得看笑话呢。”

“那晚我不是答应帮你吗?恰好我认识刘老板而已。”陈阳回道:“而且只有你拿到了财产,我们才能离婚不是吗?”

“你就那么想离婚吗?!”

林悦溪很不爽,怎么这家伙老是想着离婚,难道和我当夫妻,就那么不堪吗?老娘很差?

“难道你不想吗?!”他反问道。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林悦溪缓过神,整得自己多稀罕他似的:“总之今天的事就是谢谢你,我睡了。”

说完,她黑着脸走出去,忽然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在外面凡是接触过的男人,几乎没有哪个对她不动心。可和陈阳结婚那么久,无论自己在家里穿得多性感,他的眼神似乎总是很淡定,仿佛对自己一点兴趣都没有。

这不禁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魅力下降了?否则他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怎么可能一点想法都没有?对,他肯定是身体不行!!

正如张萍所说的那样,次日林悦溪和世纪集团合作的消息,就在林家里传开了。

林家所有人都感到特别不可思议,尤其是林宇一家,毕竟签下这笔合同,林悦溪他们就达到了老太太约定好的条件,有资格继承遗嘱的四成财产,这是他们无法接受的。

当初正是觉得林悦溪不可能做得到,才设了这个局来为难他们,名正言顺收回他们的财产,可没想到,她却做到了!!

“假的,世纪集团可是去年刚上市的公司,资产上亿呢,发展势头这么好,怎么可能和悦溪的那家小公司合作?”

“没错,我也觉得是假的,这根本不可能。”

“悦溪,你把我们大家都当傻子了吗?弄虚作假后果很严重的,别怪老太太生气,连那百分之十的财产都不给你了。”

林家的聊天群里,不少人明嘲暗讽的站出来。

林悦溪在办公室看见这些消息时,直接把合同拍下发过去,道:“刘董的亲笔签名在这里,谁再敢说我弄虚作假,别怪我六亲不认,告你诽谤!!”

群里顿时安静了,她高兴得掩嘴笑了起来,他们现在肯定跟吃屎了一样吧?

“伯父、林宇,这回我看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


教师保险 https://www.xiaobaoonline.com/anxinbao
相关新闻
八岔百姓网